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唉,我可能短期內找不到工作了.....

“金三銀四”的春招季,還會如期而至嗎?

圖片來源:圖蟲

文 | 刺猬公社 沈丹陽 

編輯 | 趙思強

“年前裸辭的大神們,現在恐慌了吧。疫情當前,車貸房貸,彩禮嫁妝恐怕不會打折,我們聊聊吧。”

“年前年后接觸XX項目的候選人們注意了,企業后續流程還未恢復,需要再等待幾天,感謝理解。”

“蹲守春招的20屆畢業生們,多數企業大規模縮招,有些甚至取消招聘了。快來參加線上直播課,看看如何在疫情下找到滿意的工作。”

“現有一大廠高級管理崗急聘,百萬年薪加期權,有跳槽意愿的大佬請私戳。”

復工第一周,各大企業HR與獵頭們所發的消息,慢慢拼湊出了一個疫情影響下的春季招聘市場:

各大企業延遲復工時間、暫緩大規模招聘、整體流程被拉長、縮減或取消部分崗位……本該在年后熱鬧起來的招聘市場,似乎也隨著疫情被按下了“慢放鍵”。

一眨眼就到了2月下旬,但線下實地復工的企業為數不多。在如此大環境下,“金三銀四”的春招季,還會如期而至嗎?

疫情下的求職“眾生相”

形勢不容樂觀。

復工十日后,BOSS直聘發布了《2020年春節后10天人才趨勢觀察》,數據顯示在2月3日至2月12日期間,就業市場新增的招聘需求比2019年同期減半,平臺上活躍的求職人數也同比下降了30%。

這十天中,處于“生死邊緣”的小微企業(100人以下)對于新增人才的需求驟減61%,卻依舊占據整個招聘市場需求的44%,千人以上的企業雖然對人才的整體需求由2019年的18.9%,上升到了2020年的26.4%,但由于疫情的影響,多數新增崗位并未開放,放出的崗位對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4.4%。

看似在疫情中受到沖擊最小的互聯網行業,也在春招中采取了保守打法。

“職位明顯變少了。倒不是說各大招聘平臺上的職位都刪除了,只是HR在線時長、職位更新速度、還有消息的回復率都很低。” 一位正在找工作的互聯網人士告訴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很多新增的崗位更像是遠程辦公期間,企業布置給HR的“硬性任務”。

圖源:拉勾

近期,由互聯網招聘平臺拉勾發起的一個線上調研顯示,近2000受訪者中,60%的人處于離職狀態,90%的人表示求職遇到了阻礙。對于有換工作計劃的受訪者來說,“害怕找不到工作”、“發現職位明顯變少”、“跳槽的公司可能受疫情影響而裁員”,是他們共同的擔憂。

與掙扎在求職一線的人相比,陸雙雙是個幸運兒。

在年前疫情還未大規模爆發時,她便拿到了一家互聯網大廠的offer,并口頭與直屬上級提了離職。她原本打算春節后的第一個復工日辦理離職手續,可突然爆發的新冠肺炎打亂了她的計劃。好在2月3日開始,公司全員開啟了線上辦公,陸雙雙也體會了一把“云離職”。

“線上的離職手續很好辦,只要跟著釘釘走審批流程就行,各個部門的負責人會快速地在線確認,最后會有IT同事幫我注銷賬號。” 陸雙雙說,年前她已將公司發的筆記本電腦等硬件留在了工位上,也帶走了自己的私人物品。

“唯一要等線下復工后才能解決的便是誠信問題了。這些硬件設施我承諾已歸還,但是還需要公司實地復工后檢驗一下。” 老東家知道她急著入職新公司,讓行政快速地將離職證明郵寄給了她。

比順利離職更讓陸雙雙欣慰的,是正常入職。

因為疫情,她曾與另一個offer失之交臂。

除了新入職的這家公司,她年前還在面試另一家互聯網巨頭。1月23日那天,陸雙雙已過關斬將到了終面,也就是行業內被稱為“heart talk”的談心環節,一般由行政主導,難度并不大。

“因為受疫情的影響,他們暫時就不開放這個環節了。本來談心環節后,走流程至少會給我一個口頭offer,但是heart talk被鎖了,機會也沒有了。”行政向陸雙雙解釋說,包括總監在內的所有面試官都很認可她的業務能力,但公司決定短期內不再發放offer。

特殊時期的企業行事風格,也從側面給了求職者更為客觀、清晰的判斷依據。

陸雙雙很快通過“云入職”,開啟了新的職業生涯。

“新入職的公司也是互聯網大廠,云入職的線上流程很順暢,勞動合同也是云簽約,沒有紙質合同比較環保。新人的培訓資料都是線上的,無人引導就能入職。” 陸雙雙在入職當天收到了兩條短信,根據信息下載了新公司內部的一個在線工作交流軟件,登陸后隨著系統的提示很快地走完了整個流程。

同是疫情時期的求職者,陸雙雙的朋友們則沒這么好運。

“我身邊兩個朋友本來也拿到了offer,但由于疫情的原因,公司覺得人力成本太高就毀約了。還有一個家在武漢的朋友,年前拿到了武漢一家公司的offer,打算回鄉發展,也被公司毀約了,他現在打算重新在上海找工作。”

陸雙雙說,朋友們經此一遭心態上很受打擊,都變得很焦慮。

應屆校招生們還好嗎?

同樣深受疫情影響的,還有今年即將畢業、等待參加2020年春季校園招聘的應屆生們。

2月12日,教育部高校學生司司長王輝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2020年將有874萬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與2019年同比增加40萬人,從目前的經濟壓力與疫情疊加的影響來看,上半年應屆生的就業面臨著極大的挑戰。

隨著小微企業新增崗位的大幅度縮減,招聘市場中應屆生新增崗位數量,也同比去年減少49%,從BOSS直聘發布的數據來看,廣告傳媒、汽車、交通物流等行業對應屆生的需求降幅超過65%,一直廣受關注的互聯網、金融、電子通信等行業的新增崗位降幅也達到了38.7%。

從具體應屆生崗位的需求變化來看,除了客服專員/助理、地產中介、市場營銷等疫情下的“剛需崗位”呈正向增長外,內容編輯、文案策劃、設計師助理等職位的需求較往年減少了六成以上,對專業要求較高的互聯網算法工程師、數據挖掘等崗位需求平均降幅更是超過了八成。

阿粵是北京一所高校傳媒專業的應屆畢業生,如果沒有疫情,此刻她應該在一家國企開始為期兩個月的“實習考核”,一旦通過便能正式入職。現在,她所在的大學要求學生短期內不得返校,企業也告知實習生們,入職時間將無限期延后。

“具體推遲到什么時候,企業現在也沒辦法給答復,可能也在觀望吧。” 阿粵一邊等待企業的通知,一邊繼續向其他公司投遞簡歷。

作為新聞專業的學生,阿粵投遞的崗位以兩類為主,一類是互聯網公司的公關、商務、品牌宣傳崗;另一類則是偏向市場調查或研究類崗位。

即便手中握著一家國企的實習考核offer,阿粵在春招中仍感到阻力重重。

“在校招中一直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春招相對于秋招來說更像是補錄,秋招沒招滿,通過春招補全,所以一般來說春招的時間非常短,一個月左右就結束了。” 阿粵發現以往“速戰決絕”的互聯網大廠,在2020年春季校招中,反而放慢了腳步。

以京東、騰訊、字節跳動為代表的一眾互聯網公司,僅線上開放的簡歷投遞時間便延長到了三月份,這在往年是不可想象的。

“當然,他們招的人更少了。” 阿粵說,與時間線拉長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愈加變少的校招崗位及招聘數量。

互聯網公司歷來就有線上面試的傳統,但更多地應用在國內跨城市和海外招聘等場景中。校園招聘全流程線上化,疫情以來是頭一次,這對各大互聯網公司的人力組織管理、線上策劃、以及遠程大規模面試所需的技術支持,都提出了挑戰。

“校招區別于社招很重要的一個點,是很多企業會走進學校里面舉辦招聘會,現場面試,現場給offer,就算沒有現場給offer的,后續溝通的機會也很多。但現在疫情影響下,這樣的招聘會基本都取消了,全國大學生統一通過網絡投遞簡歷。對我們傳媒院校的學生來說,其實失去了一部分線下招聘的優勢。” 阿粵有些惋惜地說道。

疫情之下,本就處于寒冬的影視行業更是雪上加霜,電影行業持續大范圍撤檔,綜藝劇集紛紛停拍。阿粵在影視公司有過幾份實習經歷,在她看來,行業在正常運轉之時,有很多影視公司來傳媒學校開宣講會,其實是打著招聘的幌子給自身做宣傳,大多數影視企業并沒有招應屆生的需求。

而現在,即便企業大規模線下復工,學生集體返校,這些企業也不會走進學校。

“他們可能連面子上的宣傳也不做了,在網絡上,以往那些影視公司擺樣子的招聘信息,現在都看不到了。”

居家隔離狀態下,阿粵表示同學們求職的心態平和了許多。相比大家都在學校里頻繁地投簡歷、出去參加面試筆試、不斷地交換各類信息所造成的對比壓力,疫情期間各自在家中通過網絡求職,信息同步上反而慢了很多,焦慮感也大大減少。

招聘市場的馬太效應

雖然復工后的社招與校招需求都有所減少,但相關數據統計自2月3日以來,市場平均社招薪資高達9212元,與2019年同比增長19.8%,薪資中位數6866元,比往年同期增長10.2%;給應屆生的平均薪資也同比增加12.8%,達到了6202元。

這一現象背后,是特殊時期下,企業招聘結構的變化。

“對很多公司來說,業務的突破反而集中在疫情這幾個月,大多數員工都在遠程辦公,而能從根本上幫助公司提升利益的,是一些比較核心的中高層職位。” 互聯網資深人才顧問Una說,她近期工作中接觸到的一些中小企業,都在緊急招聘高管職位,基層崗位的招聘大多被延后,對公司戰略部署有影響的職位是招聘的當務之急。

對于互聯網大廠來說,每年的招聘需求在上個年末就已盤點完畢,企業如果沒有受到重大的影響,基本不會更改招聘計劃。

“雖然互聯網旅游平臺受疫情沖擊很大,但更多的是暫時性的利益受損。對于這些公司,當下會把運營崗的招聘延后,而公關、市場類崗位的招聘需求并沒有受到影響。” Una說對于中高端公關、市場崗的需求,目前大廠更傾向于有政府、醫療資源的候選人。

圖源:獵聘

疫情風口之下,也有部分互聯網行業的招聘需求與日俱增。

據獵聘發布的大數據報告顯示,互聯網醫療、在線教育、遠程辦公、以及生活服務類互聯網產品的人才需求,自2月初以來得到了迅猛增長,四個行業的新增崗位數比2019年同期,均超過78%。

短時間內行業的急劇增長,催生了“新物種”,也翻新了“老物件”。

來勢洶洶的疫情在短時間內擊潰了無數餐飲企業,卻也極大地促進了“宅經濟”增長,一邊是互聯網電商、新零售、以及生活服務類平臺的崛起,一邊是線下餐飲公司大規模裁員。共享員工計劃便是在冰與火之中誕生的新物種,配送人力告缺的互聯網平臺租用現階段待崗的餐飲企業員工,完美地解決了雙方的燃眉之急。

同樣在“宅經濟”下爆發的,還有內容平臺。快看漫畫相關負責人告訴刺猬公社,目前疫情對招聘基本沒有影響,各業務部門的崗位需求并未縮減,反而因為平臺數據的增長拉動了招聘需求。

圖源:拉勾

“老物件”在線教育也在此次疫情中,再次翻紅。在教育部要求下,全國各級院校開始了“學生停課不停學”,線下課堂轉移到線上直播課,無論是新東方、好未來在內的一線教育平臺;還是被教育部欽點為中小學線上課堂的釘釘;亦或是抖音、快手、千聊等直播軟件,都迎來了飛速增長。

“我一個做線上教育的朋友,他這個月已經超額完成了6萬的計劃。因為大家都沒事兒干,在線學習也是一種殺時間的方式。” 陸雙雙說道,各大招聘平臺也放出很多線上講師崗位。

還有些“本不受寵”的行業,突然“真香”。

“我們通過一些數據分析,能敏銳地感受到互聯網醫療行業近期的發展。在前幾年,其實這個行業并不吃香,不過疫情時期醫療資源緊張,線上的醫療平臺也能給大眾提供很多有價值的信息。” Una解釋道,國家越來越多地給予互聯網醫療行業政策支持,疫情結束后,這個行業的招聘需求可能會繼續增長。

而遠程辦公產品的爆發,讓互聯網中高端的技術人員缺口變得更大。

圖源:BOSS直聘

“我一個關系比較好的候選人就提到,現在遠程辦公產品的技術人員急缺,但是要求也極高。三天之內上線一個遠程辦公產品,幫助企業操作在線面試是這類招聘崗位的基本技能要求。” Una說,在當下這個特殊時期,互聯網招聘市場也出現了“馬太效應”。

強者越強,弱者更弱。

HR和獵頭們,請回答

寒檬是深圳一家中型互聯網企業的HR,遠程復工以來,她在家忙得不可開交。

以往線下辦公時,上下班的界限還算清晰,但自從開始了線上辦公,寒檬就變成了24小時待命的“員工客服”。加之疫情期間大家對公司各項規定疑問頗多,她每天都要花費很多時間來為員工答疑。

“一些小事如果是線下面談,很快就能解釋清楚,線上花費的時間和溝通成本都會更多。” 寒檬說,也許是因為遠程辦公模式臨時啟動,企業及人力資源管理需要相應的調整時間。作為連接企業與員工的HR便成了這段時間承受壓力最多的人。

“我們收到的簡歷投遞也較疫情前少了很多。” 寒檬談及所在公司的招聘近況表示,雖然公司沒有刻意減少招聘的崗位,但是求職者都在觀望疫情蔓延的趨勢,深圳屬于湖北省外的疫情重災區之一,多數企業還未線下實體復工,面試、入職、培訓等都是難點。

圖源:拉勾

同樣需要日常觸達求職者的Una卻覺得,互聯網中高端求職者近期的活躍度很高。僅開工十幾天,簡歷的投遞量峰值基本已經達到了春節前的80%。

“這些對自己職業有長遠規劃的求職者們,如果年前已經做好換工作的決定,就基本不會改變。”Una說,反倒是因為在家線上辦公,求職者接聽獵頭的電話更方便,回復率也有所提升。

專注互聯網中高端人才服務的獵頭張路,在接受脈脈采訪時表示,“對于我們做P7及以上職位的獵頭,(疫情下)難度較之前而言,沒增加多少,但是對于很多做RPO(招聘流程外包),或者低一點的獵頭公司來講,就是噩夢了。互聯網行業的波動,會直接導致互聯網獵頭行業的洗牌”。

圖源:獵聘

隨著線上辦公大潮的進行,很多互聯網公司也啟用了遠程視頻面試。

寒檬所在的公司便是其一,但一些重要的核心崗位還是需要通過線下的終面,才能確定是否發放offer。

“互聯網行業對于線上面試邀約、結果共享、流程追蹤都做得都很完善了,唯一的問題是遠程面試不太好判斷候選人的性格特點。” 寒檬解釋道,增加面試前的性格測試類問卷可能是輔助線上面試的一種方法。

圖源:拉勾

談及面試中最欣賞的候選人特征,寒檬表示儀表得體、語言清晰、態度謙和一定是專業技能外的加分項,而一個安靜的環境與流暢的網絡信號也會很大程度上影響最終的面試得分。

視頻面試,相較于線下面試而言,更考驗候選人的語言表達能力。疫情期間招聘的企業,較以往顧慮更多,如果在面試中候選人沒能通過有效的溝通,表達出足夠的專業技能與綜合素質,面試官很可能會由于心存疑慮而按下“淘汰鍵”。

對于疫情爆發前已經發出offer的公司來說,若求職者回復接受offer,公司是無權單方面毀約的,一旦解除約定應承擔締約過失責任。

特殊時期,沒有容易的職場人。HR與獵頭承壓很多,求職者也面臨著逆行的風險。

“如果你的公司沒有倒閉,還有經營能力,建議先觀望,維持自己的正常生活水平。” 寒檬表示,也可以“騎驢找馬”,看看新機會,但千萬不要裸辭。

自2月17日起,包括深圳、杭州、廣州、寧波等在內的當地企業終于等來了復工“綠色通道”,政府紛紛推出交通和復工補貼,希望以此吸引第一波復工潮。嘉興市政府更是包機接154名四川員工回市復工。

在各地滿滿的“復工元氣”中,經濟引擎開始重新加速。

金三銀四的招聘季或許會遲到,但疫情結束后,招聘市場必將迎來觸底反彈。

(應受訪者要求,陸雙雙、阿粵、Una、寒檬均為化名)

來源:刺猬公社

原標題:唉,我可能短期內找不到工作了.....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江苏快三今天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