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韓升洙:亞洲反洗錢與反恐融資監管仍匯聚于銀行業,特定非金融行業缺乏有效監管框架

韓升洙強調,與洗錢和恐怖融資的較量需要所有利益相關方的參與和投入。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張曉云

11月21日,在由復旦大學中國反洗錢研究中心和上海市銀行同業公會聯合主辦的“2019第九屆中國反洗錢高峰論壇”上,首爾大學經濟學教授、國際金融論壇聯合主席、韓國前總理、聯合國大會第56屆會議主席、諾貝爾和平獎(2001)獲得者韓升洙在致辭中表示,亞洲的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形勢仍然嚴峻。

韓升洙表示,亞洲的跨境金融聯系持續拓展與加強,金融一體化程度不斷提升,金融資本的跨境流動不斷增長。與此同時,科技與金融創新的突飛猛進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增加跨境金融交易的透明度。

然而,正如過去幾次危機所顯示的那樣,跨境間的相互依賴以及產生于這種相互聯系的外部溢出效應也可能導致金融動蕩。與經濟和金融沖擊類似,通過阻止外國投資和扭曲國際資本流動,從一國到另一國的非法活動(洗錢和恐怖融資)的溢出效應就會沖擊金融體系。這種沖擊會影響輸出國和輸入國的金融體系。

關于如何加強反洗錢/反恐怖融資的政策框架,韓升洙認為有三個方面:第一,治理與機構能力。第二,研究與信息共享。第三,監管者之間的合作。

韓升洙表示,亞洲經濟在解決治理和國家能力方面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然而,各國的進展卻并不均衡。這種差異可能源自于各亞洲經濟體的金融情報機構和國家反洗錢/反恐怖融資監管部門運營能力不足,司法系統的資源有限以及腐敗問題。

并且,由于整個地區銀行居多,所以監管仍然匯聚于銀行業。因此,如何治理亞洲以銀行為基礎的金融體系就成為擺在大部分亞洲經濟體面前的一個問題。

而其它金融機構監管框架的力度,如保險和證券業則各不相同。這導致,特定非金融機構和行業以及小型金融機構,如小微金融機構、匯款運營商和移動/網上銀行服務缺乏監管框架,或者存在一個無效的反洗錢監管框架。

過去幾年里,在某些亞洲經濟體中,鑒于房地產市場、網上銀行服務和金融科技公司的持續增長,缺乏對特定非金融行業與職業以及網上銀行服務的覆蓋,從而導致了明顯的脆弱性。

盡管一些亞洲國家符合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設立的國際合作標準,但是,最近對反洗錢/反恐怖融資欠發達國家的評估表明,一些國家的監管者和法律制度在國際合作方面存在明顯不足并缺乏方法技巧。

在韓升洙看來,解決這些問題的相關政策考慮可從三個方面來談。

首先,必須鼓勵亞洲國家努力解決司法系統和法律框架不足,彌補差距,以反映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的標準。因為金融情報機構是洗錢和恐怖融資風險分析的基石,所以他們也應該提高金融情報單位的運行能力。并且,各國應該確保金融情報單位、執法機構以及相關的主管當局擁有適合且有效的合作和協調機制,以確保擁有一個協調而有效的應對洗錢和恐怖融資威脅的框架。

盡管一些亞洲國家在實施有效的治理改革方面面臨困難,但是,各國際組織,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ADB)可以為這些國家提供技術援助,以便發展和加強反洗錢制度以及實施更強的法律框架。

其次,應該呼吁更強的區域合作。亞洲的國際和區域組織在跨境合作方面應該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新興和發展中經濟體的資源局限盡管不能直接解決,但是也可以通過向不同經濟體中的同行學習以得到緩解。應該鼓勵各國加入和支持現有的相關的執法網絡以及與國外執法機構簽訂雙邊協議,包括設立海外聯絡官為及時和有效的合作提供便利。

最后,韓升洙強調,與洗錢和恐怖融資的較量需要所有利益相關方的參與和投入。已有的事實表明,發展和社會的包容性是阻止恐怖主義的關鍵。然而,對于大多數普通公民來說,由于對相關技術的概念和重要性是陌生的,有時甚至是很難理解的,所以要求普羅大眾具有社會包容性以有助于洗錢和恐怖融資問題的治理其實是非常困難的。金融情報機構和國家利益相關者應該努力提高認識與理解,將洗錢和恐怖融資與民間關切的問題如腐敗,聯系起來。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江苏快三今天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