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教育部擬明確教師懲戒權,懲戒規則該如何細化?

《規則》明確了一般懲戒、較重懲戒和嚴重懲戒等不同程度違規違紀情形的教育懲戒實施原則。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實習記者李萱

一方講臺,不見“戒尺”,當學生出現違規違紀情形,老師應該如何予以懲戒?教育部2019年11月22日發布《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征求意見稿)》(簡稱《規則》)明確,教師對違規違紀學生應當給予批評教育,并可以視情況予以適當懲戒。

按照官方定義,教育懲戒是指教師和學校在教育教學過程和管理中基于教育目的與需要,對違規違紀、言行失范的學生進行制止、管束或者以特定方式予以糾正,使學生引以為戒,認識和改正錯誤的職務行為。《規則》明確,教育懲戒是教師履行教育教學職責的必要手段和法定職權。

值得關注的是,《規則》明確了一般懲戒、較重懲戒和嚴重懲戒等不同程度違規違紀情形的教育懲戒實施原則。

當學生違規違紀情形較輕時,教師可以采取點名批評或責令賠禮道歉的方式進行懲戒。可以讓做口頭或者書面檢討、適當增加運動要求或者懲罰不超過一節課堂教學時間的教室內站立或者面壁反省。當學習使用違反紀律、擾亂秩序或者違規攜帶的物品,可由教師暫扣。

四川樂山一所中學的資深語文羅麗萍向界面新聞介紹,一般懲戒是教學工作中最常使用的懲戒手段,而《規則》關于此類懲戒的規定能使教師更好的開展教學工作。

對于超過一般懲戒的違規行為,《規則》提出的懲戒措施包括安排學生承擔校內公共服務任務、要求家長到校陪讀等。而針對更嚴重的或屢教不改的,《規則》提出應給予不超過一周的停課或者停學,要求家長帶回配合開展教育或限期轉學等措施。

據悉,目前,我國關于教師懲戒權的法律主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教育法》規定,“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行使組織實施教育教學活動和對受教育者進行學籍管理,實施獎勵或者處分的權利。在教師的義務方面,《教師法》則規定,教師要履行制止有害于學生的行為或者其他侵犯學生合法權益的行為,批評和抵制有害于學生健康成長的現象的義務。

2019年7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提出要“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當時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由于過去這些年一些程序性的規定不是很嚴密、不是很規范甚至缺失,影響了教師正確地行使教育懲戒權。

教師如何使用、會用、用好教育懲戒權成為近年來討論熱點,日常教學中,因界定范圍模糊,很多老師并不敢輕易使用懲戒權。2019年8月,因為用課本抽打了兩名逃課的學生,山東日照五蓮二中的班主任楊某某被學校停職一個月后,被納入信用“黑名單”,教育主管部門要求學校在新學期不再聘用該教師。此事件在媒體介入后才得到糾正。

羅麗萍介紹,獎勵和懲戒在教學過程中既對立又統一,兩者兼存才是完整的教育。目前,她所在的學校對教育懲戒把控十分嚴格,在強調杜絕體罰現象的同時也禁止教師“心罰”學生,“有時我們也會擔心上課讓學生罰站,或者下課后叫到辦公室教育學生會不會對學生的心理造成傷害,也就是所謂的‘心罰’”。

針對這類顧慮,《規則》明確教師正當實施教育懲戒,因意外或者學生本人因素導致學生身心造成損害的,學校不得據此給予教師處分或者其他不利處理。

羅麗萍表示,此次發布的《規則》使教育懲戒更具有可操作性,對于一線教師而言是樂于見到的,并且學生會更清楚自己違規違紀的后果,不會再有意的觸碰規定,某種程度上也是對學生的行為的一種規范。

據界面新聞了解,廣東、青島等多地已開始探索立法明確教師管教權。2017年2月,青島市頒布的《青島市中小學校管理辦法》明確,“中小學校對影響教育教學秩序的學生,應當進行批評教育或者適當懲戒”。廣東省司法廳網站則于2019年4月公布《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并向社會征求意見,其中也明確了中小學教師的管教權,提出“中小學教師對學生上課期間不專心聽課、不能完成作業或者作業不符合要求、不遵守上課紀律等行為可以采取一定的教育懲罰措施”。

不過,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向界面新聞介紹,《規則》出臺后將對教師懲戒權落地有推動作用,但是征求意見稿總體看來懲戒辦法還不夠詳細,目前的懲戒辦法明確了學生的行為和老師的措施,但兩者沒有具體結合起來。

“建議對學生的違規行為進行更詳細的懲戒劃分,比如第一次違反校紀校規,對應口頭批評,第二次違反,予以警告,第三次則罰站一節課。更嚴重的話可以交給保安監督加強運動鍛煉。規定越詳細,老師對懲戒的擔憂也會越小,老師和家長對懲戒的共識也會更加一致。目前出臺的辦法還無法解決教師教育懲戒權無法落地的困境。”熊丙奇表示。

熊丙奇對界面新聞說,《規則》制定不能太籠統,如果只是提供基本的框架,學校在具體實施時應根據這個框架和自身的情況制定更加詳細的辦法。

而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在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曾提出不同觀點,他認為,政府相關部門在制定教育懲戒權的細則時不應太過具體。儲朝暉表示,如何把握具體的尺度,要根據具體的教學情況來判定,“一個基本原則是要給教師自主裁量權,不同的教師有不同的處理方法,如果制定得太詳細,反而讓教師的懲戒權力變窄。”

針對教育懲戒規則的細致程度,羅麗萍表示,在具體實施時,可以參考《中學生日常行為規范》中將學生每個學習環節都列出,“老師對應做學生的個人成長記錄,如首次次不懲罰,第二次記錄成長記錄,第三次就作出教育懲戒措施。作為一線教師,我們期待更加詳細的細則出臺,也更有利于我們教學工作的開展。”

“將懲戒權有界定的返還教師手中是對教學工作的支持,但同時也需要多和家長交流,保持共識。對教師的提升和培訓也需要同時進行。”羅麗萍說。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江苏快三今天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