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大數據分析農村三產融合:上海、北京和海南位居前列,青海墊底

在全國涉農經營實體中,開展了三產融合的占比自2017年一季度以來平均水平高達91%左右。不過,反映涉農經營實體三產融合深度的指標2017年一季度以來平均水平在55%左右。

中國人民大學信息分析研究中心副主任錢明輝在“農村三產融合:新趨勢和新挑戰”論壇上發表演講。

在涉農領域,產業的次元壁正在被不斷打破,一二三產業融合的態勢在全國層面加強,但是,除了直觀的感覺,我國還沒有一套指標體系可以監測或評價農村三產融合的水平和現狀。

“目前,有關的理論研究為數不多,也主要是基于傳統的統計數據展開,往往只是通過一些相近的農業經濟指標來側面反映,并沒有直接針對三產融合問題的可靠指標,”中國人民大學信息分析研究中心副主任錢明輝在11月20日舉行的“農村三產融合:新趨勢和新挑戰”論壇指出,“事實上,目前關于農村三產融合的統計,嚴格來說是缺位的。因此,基于已有統計數據而展開的分析研究的結果,或者不是針對三產融合的實際情況,或者存在數據失真。”

界面新聞副總編輯、商學院院長崔宇指出,用大數據研究農村三產融合,某種程度上可以填補這一塊空白,更直觀地揭示我國三產融合的潛在發展情況。

當日,中國人民大學信息分析研究中心與界面新聞|界面商學院聯合發布了有關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的大數據研究報告。課題組基于2017年1月至2019年8月在我國村鎮地區注冊的經營實體數據(數據來源為天眼查),針對其經營范圍展開文本分析和內容挖掘,運用人工智能技術,通過文本分析與自然語言處理等方法來揭示我國農村三產融合的底層數據。

據錢明輝介紹,報告設計了兩種農村三產融合的評價指標,分別是W-融合度和D-融合度。農村三產融合 W-融合度代表了經營實體發生三產融合的數量占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農村三產融合的廣度。D-融合度則是課題組對他們總結的三產融合四種基本模式(內融模式、延伸模式、拓展模式、滲透模式)賦分,并計算累加值,以此來描述農村三產融合的深度。

這兩種指標還同時包括了狹義融合度和廣義整合度兩類。其中,狹義融合度主要反映注冊地在我國村鎮的涉農經營實體(即經營范圍包含第一產業相關目錄),其開展三產融合的廣度和深度水平;廣義融合度則主要反映注冊地在我國村鎮的、且存在開展涉農三產融合可能的經營實體(即也涵蓋了經營范圍目前不包含第一產業相關目錄的經營實體),其開展三產融合的廣度和深度水平。換句話說,相比狹義融合度,在計算廣義融合度時涉及的經營實體所屬行業更為廣泛。

狹義融合度研究結果顯示,我國農村三產融合勢頭良好。在涉農經營實體中,開展了三產融合的占比自2017年一季度以來平均水平高達91%左右(即狹義W-融合度)。不過,反映涉農經營實體三產融合深度的指標卻大大低于三產融合的廣度,2017年一季度以來平均水平在55%左右(即狹義D-融合度)。而從廣義融合度來看,2019年全國的廣義W-融合度和廣義D-融合度分別僅為15.2%和8.58%。

基于各省的狹義融合度分析結果顯示,上海的涉農企業在農村三產融合的深度方面排名第一、北京則是在農村三產融合的廣度方面排名第一。崔宇認為,這可能是因為兩地本身第一產業增加值在全國處于較低水平,在分母效應的作用下融合度水平相對較高,此外,依托于城市資本、技術和人才的都市農業在兩地的發展水平也相對較高。

在狹義融合度省級排名中,2019 年,全國農村三產廣度的二到十名依次是廣東、江蘇、上海、海南、吉林、湖南、西藏、江西、山東;全國農村三產融合深度的二到十名依次是北京、天津、湖南、海南、甘肅、福建、山西、江西、浙江。

“整體而言,我國大部分省市農村三產狹義W-融合度均達到較高水平,有20個省市的農村三產狹義W-融合度達90%以上,”錢明輝說,“在五種農村三產融合模式中,復合模式對狹義W-融合度的貢獻度最高,達到61.08%,內融模式的貢獻度最低1.52%。”

針對經營實體的實際業務范圍和其工商登記的經營范圍可能并一致的問題,崔宇表示,盡管二者不完全一致,但企業登記的經營范圍也不會與它的實際業務活動完全脫節,還是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經營實體當前的業務活動。

對此,報告給出了四個方面的原因,一是開展第一產業相關業務的經營實體在注冊登記時大多有前置審批或后置審批條件,因此經營范圍當中如涉及到該類業務的相關詞匯,往往是只能在通過前置審批的經營實體當中出現;二是新設立的經營實體在注冊登記填報經營范圍時,受到工商營業執照的版面限制,使得經營范圍的文本規模也受到約束,為此經營實體在填報經營范圍時需要優先填報主營業務相關的文本表述;三是現行稅收政策當中針對某些特定行業有一定的稅收優惠,若經營實體過度泛化其經營范圍,則會存在錯失本來可以獲得的行業性稅收優惠的機會;四是若經營實體經營范圍不夠聚焦或與其實際經營活動嚴重脫節,也會導致其在開展市場經營活動時無法在合作伙伴與客戶當中形成專業化的認知,錯失市場機會。

報告還以連續兩年舉辦全國新農民新技術創業創新博覽會的江蘇為例,用上述大數據分析的方法研究了江蘇省的農村三產融合的現狀,結果顯示,2019 年,江蘇農村三產融合的廣度(狹義的W-融合度)為 99.20% ,位居全國前三;復合模式占比為 71.89%。農村三產融合深度(狹義的D-融合度)為 52.49%,2017-2019年,該指標均超過了 50%。

從江蘇下轄的縣市來看,2019 年江蘇三產融合深度(狹義D-融合度)排在前五位的是太倉市、丹陽市、海安市、沛縣和寶應縣,分別為 90%、90%、86%和72%。

據江蘇省農業廳二級巡視員陳飛在“農村三產融合:新趨勢和新挑戰”論壇上介紹,在江蘇農村一二三產融合發展中,首先,融合企業主體在不斷增加。全省縣級以上農業龍頭企業超過7700家,其中國家級77家,是全國第二位。2018年全省規模以上農產品加工企業主營業務收入近1.2萬億元,農產品加工產值比例達到3比1。其次,融合載體不斷提升,全省有國家級產業融合發展先導區5個,全國農業產業強鎮31個,率先在全國開始建設省級產業融合發展先導區。最后,融合模式不斷優化。通過大力發展農業產業化聯合體,著力構建用龍頭企業整合上下游產業,逐步形成銜接配套的全產業鏈。全省已成立了400多家產業化聯合體,帶動各類經營主體3000多個,覆蓋優質糧油、綠色蔬菜、規模畜禽等產業,目前向社會公布了100家省級農業化產業聯合名錄。

本次“農村三產融合:新趨勢和新挑戰”是11月19-22日在南京舉行的2019 全國新農民新技術創業創新博覽會的分論壇之一,由界面新聞|界面商學院承辦,中國人民大學信息分析研究中心作為獨家學術指導單位。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江苏快三今天开奖结果走势